遵义期货配资 巴克莱瞬间抛光原油 能源交易成禁区?

2017-07-25 16:37:35 点击数:

  美国媒体后来确认,伦敦时间周一上午9:35,有价值近1亿美元的WTI原油期权被同时交易,相当于4800万桶,涵盖从2017年9月-2020年12月的合约,其中包括:4400手执行价格为90美元的看涨期权、2800手执行价格为60美元的看涨期权、2500手执行价格为125美元的看涨期权、1700手执行价格为95美元的看涨期权、1400手执行价格为46美元的看涨期权。同时,市场还出现了9600手原油期货交易合约。一个小时之后,即伦敦时间周一上午10:35,布伦特原油也出现类似情况,只是交易规模要小一些。

  上述交易规模占了日均交易量的四分之一以上,而且被抛售合约的执行价格大多高达90、95和125美元,远高于当前40多美元的原油价格,意味着这些合约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了。交易激增马上引起了交易员的警惕和关注。外媒后来发现,上述情况并不是基金清算,而是巴克莱(Barclays)在向神秘买家抛售其手上最后的原油持仓,从而导致原油期权交易激增。

  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之一,巴克莱于去年12月宣布完全退出能源交易业务。据称,能源业务仅贡献巴克莱银行不到百分之二的总收入。当时分析师们表示,巴克莱银行的退出行动引发了石油生产国的担忧,因为这样会使生产商对冲远期价格的对手方更加稀缺,意味着能源生产商的对冲需求很难满足,因此可能导致对冲价格上升,进而迫使资金短缺的生产商放弃对冲保护,如果市场再次下跌,相应的原油生产国将被置于危险境地。

  外媒分析称,虽然以上交易对于巴克莱而言微不足道,但对于原油市场却意义深重,因为近年来退出原油交易的不只是巴克莱。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由于监管政策趋严、利润萎缩,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德银等很多华尔街的投行都纷纷放弃了能源交易市场,就连当初坚决说不退出大宗商品交易的高盛,据说也正在审查该业务,而过去他们一直是衍生品市场的大玩家。此外,今年早些时候,2月及4月时,对冲基金预计石油市场趋紧、价格看涨,两次大规模建仓买涨,但都遭遇巨大损失。

  目前,买入巴克莱原油合约的神秘买家仍无法确认身份。幸运的是,这笔交易顺利完成,没有造成严重的市场冲击,表明交易双方在事先已经做好规划。现在的问题是,如果类似情况在无事先警告之下再次发生,原油衍生品市场又将会怎样?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巴克莱退出能源交易之前,能源交易业务一直是其宏观交易部门的一部分。巴克莱、摩根士丹利等作为曾经的大宗商品交易传奇,如今纷纷黯然退场,也从侧面反映出:在当下波动性低、算法交易崛起的市场之中,宏观交易已成灾难现场。

  据对冲基金研究机构(Hedge Fund Research Inc. )统计,今年上半年宏观基金创下了2013年以来最糟糕的上半年业绩,平均亏损幅度在0.8%,仅6月就亏损了1%。过去五年,这类基金年均收益率还不到1%。就连当年让宏观策略对冲基金名噪一时的索罗斯家族也未能幸免,他们今年几乎没赚到钱,而且投资回报率明显低于管理费更低的指数基金。


  微信号:南财